联合早报报道,为了尊重在日据时期受苦的民众和当年失去家人的感受, 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在昨晚发表的‘部长声明’ 宣布了将把“昭南展览馆:战争与史迹”展览将改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 (“Surviv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War and its Legacies”)

雅国博士在部长声明中表示他收到了各族同胞的来函,并且对国人的观点和看法有所了解。有部分国人认为 ‘昭南展览馆’ 能够帮助年轻国人更了解日据时期的黑暗历史,但他们也表示‘昭南’ 这个词汇勾起了国人惨痛的回忆。

雅国博士也深感歉意:“对于我们无意间造成的伤害,我深感抱歉”。

翻开新加坡历史书籍,就会看到当时新加坡向日本索取的“血债”。最初新加坡政府和日本开始交涉时参考了二战后英军检察官在日本战犯时搜集的数据,相信蒙害者为2千5百余人。但随后挖掘出越来越多在日据时期和肃清大屠杀蒙害者的遗骨, 新加坡政府和华中总商会(总商会) 认为遇害人数有5万人,远远超出了原本记载的2千5百余人,于是向日本提出了5千万马来亚元的“血债”赔偿要求。

1963年8月,新加坡华中总商会(总商会)在政府的支持下,在政府大厦前广场召开新加坡各族向日本追讨“血债大会”,约12万国人汇集在广场 - 也是当时新加坡人口的10%。 这也是有史以来,在新加坡最多人出席的示威活动。

当时,李光耀总理,总商会会长高德根和各宗族的代表都分别上台发言。李光耀总理发言时表示,虽然这次血债大会可能会影响日本对新加坡的投资,他还是选择支持向日本追讨血债。他也指出如果日本拒绝对其二战期间在马来西亚联邦地区的暴行损失进行赔偿,它将失去马来西亚的市场。同时,他也宣布将不再对日本人增发新的签证。 会议通过了三项决议:(一)联合马来亚、沙巴(北婆罗洲)、沙捞越各地人民采取共同步骤,向日本追讨血债;(二)血债不还、即发动人民实行对日本人不合作运动;(三)不达目的,即要求政府停止准许日本人入境。直到1966年后,新加坡和日本才签定了“血债协议” -日本对新加坡赔偿了2.5千万元,另给予新加坡2.5千万元的贷款。

我们不能忽略并忘了当时在日据时期经历过痛苦,肃清大屠杀并捍卫新加坡的老一辈。虽然年轻一辈无法感同身受,但相信这种幕幕血腥画面,悲伤及痛苦在他们心中留下的烙印是久久无法褪去的。

在改名的当下,虽似政府在面子上失去了一些光彩,但无可否定的是政府聆听及顾及对于在日据时期受苦和当年失去家人的国人的心声,并且给予的至上尊重。 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

这也算是在这次‘昭南风波’中,画下完美的句点。